让消费扶贫释放更强动能

甘肃商务网 czabi.com 2019-02-18

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


洪涛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


白明


商务部流通产业促进中心服务业


研究室副主任 陈丽芬


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深入开展消费扶贫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出,要着力激发全社会参与消费扶贫的积极性,并将消费扶贫工作开展情况作为考核中央单位定点扶贫、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工作的重要内容。


《意见》指出,消费扶贫是社会各界通过消费来自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产品与服务,帮助贫困人口脱贫增收的一种扶贫方式,是社会力量参与脱贫攻坚的重要途径。大力实施消费扶贫,有利于动员社会各界扩大贫困地区产品和服务消费,助力贫困地区打赢脱贫攻坚战。


新形势下,应如何推动消费扶贫释放更强的动力?本版策划本期圆桌论坛,邀请了三位专家进行分析解读。


应该如何理解消费扶贫这一概念?消费扶贫有何意义?


白明:国家开展消费扶贫,首先需要正确理解消费扶贫这一概念。一般而言,我们认为消费扶贫是通过激发消费端的消费能力,从而为贫困地区的产品创造输出的机会。简言之,就是让这些产品能够卖得掉。因为单纯从竞争力角度来看,如果没有直接从消费端创造机会的话,贫困地区的产品很难在一定时间内形成较强的竞争力。


消费扶贫可以被视为真正意义上的精准扶贫。人们常说,促进消费实际上是推动市场的公平竞争,而公平竞争则讲究优胜劣汰,显然,贫困地区、贫困人口在竞争上并不占据优势。在这种情况下,消费扶贫的能动性更为凸显在精准对接、深度挖掘消费端的需求的同时,将消费需求精准地转化为贫困人口、贫困地区的发展机会。也就是说,在促进消费和扶贫间形成良性互动,让供给侧与需求侧产生良性互动,达到扶贫的目的。


陈丽芬:消费扶贫是发动全社会的力量来为扶贫攻坚贡献力量的一项举措。一方面,有利于贫困地区增强自身的“造血”功能,通过提供商品和服务提高收入水平,例如通过销售特色农产品,发展乡村旅游等创收,这样的脱贫才是可持续的。另一方面,增强全社会扶贫攻坚责任感,并拓宽消费者的选择渠道,消费来自贫困地区的优质商品和服务,满足消费升级后对产品和服务的多样化需求。


洪涛:首先,自2014年以来,我国政府推出了多项扶贫政策。如2014年,国务院扶贫办将电商扶贫工程列为十大精准扶贫工程之一;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颁发《关于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2016年国务院扶贫办等16个部委发布《关于促进电商精准扶贫的指导意见》;2017年7月,国务院扶贫办提出,重点推进电商扶贫,实施网络扶贫行动计划;2017年12月27日,农业部发布《关于深入实施贫困村“一村一品”产业推进行动的意见》;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等。


2019年1月14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深入开展消费扶贫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指导意见》。该《意见》正式确立了消费扶贫对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意义。


其次,对于消费扶贫这一概念,应该认识到,消费扶贫是社会各界通过消费来自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实物产品、服务产品、体验产品,帮助贫困人口增收脱贫的一种扶贫方式,是社会力量参与脱贫攻坚的重要途径。在这里,可以将消费扶贫的内容归纳为实物产品、服务产品、体验产品。过去我们注意得比较多的是实物产品,现在我将概念进一步扩展,不仅仅是农产品,还包括服务产品,以及与之相适应的体验产品,即与实物产品、服务产品相关的餐饮、休闲、观光、娱乐等产品。包括贫困地区的青山绿水好空气,以及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


再次,在消费扶贫中,电商扶贫是重要的方式。2018年,电商扶贫又引入了社交电商扶贫的模式,即采取社交电商的方式进行扶贫活动,包括微信、微博、网红、直播、快手和抖音等短视频、小程序等诸多形式。这种模式更能体现农村电商的特点,因为许多农民没有座机电话,但是有手机,这符合农村贫困地区的实际情况。


消费扶贫有利于动员社会各界扩大贫困地区实物产品、服务产品、体验产品的销售范围,消费贫困地区的商品可以起到较好的扶贫效果。


如果想要更好地实现消费扶贫,还应注意哪些问题?


白明:要做好消费扶贫,首先,要利用好电子商务的发展优势。传统农村的流通体系要与现代电子商务的发展相结合,这样才能使贫困地区的产品有机会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让更多的消费者知晓和认识。其次,要认识到消费扶贫不能只是“订单”的形式,贫困地区应该形成品牌化,在国内外市场上找准定位,主动寻找机会。因此,相比获得更多的订单,更重要的是拓宽市场渠道,让这些地区和产品有机会展现自己,比如为贫困地区产品量身定做电子商务平台等,增加商机。再次,扶贫应该是双向的,而非单向。贫困地区的企业和品牌也要增强自身竞争力,努力提升拓展市场的能力。


陈丽芬:在政府方面,首先要加强组织和指导,各部门之间统筹协调,制定具体实施方案,明确任务职责,及时总结和推广典型经验,形成全社会参与消费扶贫的良好氛围。其次应制定激励政策,在金融、税收、土地等政策方面向消费扶贫项目倾斜。再次要加强督导,跟踪消费扶贫的进展情况,确保各项任务落实到位。


在社会力量方面,国有企事业单位要发挥带头作用,积极与贫困地区对接项目,发挥贫困地区合作社、贫困人口的作用,制定完善利益分配机制,力争投资方与贫困地区能够合作共赢。


在消费者方面,应多关注来自贫困地区的商品和服务,增加消费和提升体验。


洪涛:应该注意四点。一是政府制定的政策做到协同消费扶贫;二是一二三产业协同消费扶贫;三是社会各界协同消费扶贫;四是形成完整的以消费为导向的供应链,也就是“拉式供应链”,实现消费扶贫的目标。


消费扶贫有哪些形式,如何将消费与扶贫两者更好地结合?


陈丽芬:消费扶贫概括起来有两种形式:一是商品消费扶贫,推动各级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带头采购来自贫困地区的优质商品,帮助贫困地区拓宽优质商品销售渠道,通过标准化建设、品牌打造等来提高商品供给质量;二是服务消费扶贫,加快贫困地区服务网点建设,促进贫困地区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等服务业提质增效,通过培训和管理指导等提高贫困地区服务能力和水平,加强规划设计和宣传推介,依托数字商务,充分挖掘贫困地区的旅游资源,打造乡村旅游精品。


白明:扶贫的类型有不同的分法,从扶贫的本质而言,最主要的应该是两类:一类是输血型扶贫,一类是造血型扶贫。再来看消费扶贫,其本质是通过扩大消费为贫困地区、贫困人口创造机会,从这一点来看,消费扶贫更偏向于输血型扶贫,也就是说,在消费时向贫困地区产品倾斜。不过,消费扶贫不能停留于此,而是应该从需求侧向供给侧过渡,最终使贫困地区的产品更有竞争力,实现向造血型扶贫的转变。


那么,如何将消费与扶贫更好地结合起来?我们应该看到,在市场竞争中要占有优势,那么势必要具备一定的独特资源。就贫困地区的产品而言,很多是具备独特性的,但很难展现出来。因此,消费扶贫要扶到“点”上,要使产品展现出竞争优势,使其不因缺乏推广渠道、物流等资源而受到牵制。


不过,消费扶贫毕竟是一个短期行为,要长期地从“根儿”上解决贫困地区所面临的问题,就一定要通过消费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形成自主发展,将各种资源利用起来,提高劳动力水平和技术水平,更进一步地推动贫困地区产品品牌在国内、国际市场上扩大影响力。实际上,很多贫困地区有很好的土特产品,只不过没有人知道,因此,首先就是将这些产品推介出去,其次则是要在此基础上进行深加工,这样才能让企业经营走上正轨,带动当地更多就业,活跃当地经济。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从“根儿”上促进消费,将消费与扶贫结合起来。


洪涛:消费扶贫的方式归纳起来有:一是政策扶贫。比如商务部不断扩大综合示范对贫困地区的覆盖,向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倾斜。2018年我国新增了260个示范县,其中国家级贫困县238个,占比达91.5%。而自2014年开展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工作以来,商务部已累计支持示范县1016个,覆盖国家级贫困县737个,在全部832个国家级贫困县中占比达88.6%。二是企业参与。一方面,企业加强与政府部门的合作,如京东、苏宁、阿里巴巴都与国务院扶贫办开展了合作项目;另一方面,企业加强与地方政府的合作,以推动扶贫项目落地,例如央广网和中国工商银行与安徽省六安市、京东与江苏省宿迁市、阿里巴巴与河南省光山县等地方政府合作打造的电商扶贫案例等。三是京东跑步鸡等消费扶贫模式。四是贵州消费扶贫三年计划等模式。以贵州消费扶贫三年计划为例,在三年时间里,采购单位将1亿元消费扶贫专项资金对口帮扶全省14个深度贫困县进行消费扶贫;同时帮助贵州省所有贫困县共打造了100个以上农产品品牌并进行了推介;用大数据手段为每个深度贫困县消费1000万元优质生态产品;以“现金支付、门店消费”为模式,助推深度贫困县区农产品“泉涌”和产业扶贫。五是海口市9大消费扶贫模式,包括单位长期定向认购、订单式生产认购、自驾车“后备箱”公益旅游认购、协助购销对接、单位临时团购、个人爱心认购、参与贫困地区“共享农庄”、商超及电子商务助销、旅游带销等形式。


如何形成更好的合力,关键是将消费与扶贫有机结合,消费商品、模式、方式都有利于贫困户脱贫,做到可持续发展,让贫困户不再返贫。


在过去一年中,商务部在推动消费扶贫方面哪些工作有亮点?还存在哪些不足?未来应该在哪些方面深入展开?


洪涛:消费升级和商务扶贫是商务部八大行动计划中的重要两项。首先,消费升级在当前主要表现为新消费,新消费包括新的品质消费、新的特色消费、新的健康安全消费,贫困地区的产品、服务、体验正体现了这些特点,这是由于许多贫困地区的工业比较滞后,因此青山绿水好空气以及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较多,许多产品一经过商品转化就可能变为“网红”“名品”,从而具有了新消费的一些特点。


其次,消费扶贫一方面满足了新消费的需求,另一方面通过这种新的消费方式实现了扶贫的目标。如中央电视台与京东集团合作组织的“星光在行动”扶贫活动,一些明星到贫困地区推介当地的优质产品,或采取直播的方式介绍当地的人文和山水从而吸引更多的消费者,这类活动就较好地实现了消费扶贫的目的。


应该看到,近年来,商务部等部门联合采取电商进农村综合示范的方式,通过开展“百城万村”家政扶贫活动和城乡便民消费服务中心建设的活动,较好地推动了消费扶贫发展,解决了贫困户的就业难题,提高了贫困户的收入。


不过,消费扶贫尚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仍存在一些不足。比如,商务部在推动消费扶贫方面应加强与各个部门、不同区域的协同和配合,促进贫困区和深度贫困区消费扶贫的发展,并且更多地用市场导向,引导贫困地区产业结构调整,将产品资源变成商品资源、市场资源。


在今后推动消费扶贫工作的过程中,个人认为应该更加注重以下五点。其一,在买方市场态势下,应用大数据进行精准的市场销售;其二,完整地销售新农产品,即实物农产品、服务农产品、体验农产品;其三,注重以品质、特色、安全、健康为主要内容的品牌运营,尽可能做到优质优价;其四,注重产品的追溯体系建设,特别是售后服务体系建设;其五,真正落实商务部提出的“农商互联”,做到联产品、联设施、联标准、联数据、联市场。


白明:近年来,商务部在商务扶贫上下了更大的功夫,取得了很大的成效,收到了很多肯定的评价,特别是在发挥商务特点的扶贫电商扶贫上。过去,大部分消费者并不了解贫困地区有什么好东西,或者没有正规可靠的购买渠道。现在,通过电子商务,很多消费者都逐渐知道了那些生长于青山绿水间的好产品。在消费升级、更多人注重绿色食品的背景下,通过电商扶贫精准扩大消费,在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同时,更为贫困地区的百姓脱离贫困甚至发家致富创造了机会。


不过应该看到,目前商务扶贫还处在初级阶段,消费扶贫也是如此,未来消费扶贫工作将有升级版。那么,如何实现升级呢?我认为,消费带来的扶贫机会可当作初级扶贫,未来,随着产业发展,当地的产品能够通过深加工提升技术含量与附加值获得更高的产业价值,比如通过对劳动力的技术培训使其能够操作更复杂的设备、通过资源整合提高营销渠道的效率等,让消费扶贫转化为更高水平的商务机会,为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带来更多的利益,这应该是未来消费扶贫升级版的发展方向。


陈丽芬:去年以来,商务部扶贫行动计划全面推进,构建了商务扶贫新格局。其中深化电商扶贫,开展产销对接活动,拓宽贫困地区农产品销售渠道。推进“百城万村”家政扶贫,组织109个城市的247个家政企业与国家级贫困县对接。开展对外劳务扶贫,确定97家企业开展对外劳务扶贫试点。落实产业扶贫,三届广交会共为贫困地区企业免费提供2813个展位。未来,商务部将积极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入开展消费扶贫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指导意见》,持续推进商务扶贫行动计划。(来源 国际商报 记者何晓曦 刘旭颖)